西藏

    今日:0| 主题:33
收藏本版
发表新帖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0

帖子

6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65
dchacker 发表于 2019-7-5 20:22:03
140 1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


“在山岗上望见曲折的河流,一盘一曲,很为清晰,好像一条海鳗在碧绿的海面上游动,而四周的山峰,则是大海中的浪涛。熊耳山在夕阳中被阳光反射出一幅瑰丽的晚景,两个尖峰在高空的球状云朵中好像一对熊耳。什谷淖河衬托出金黄色的波流,我们沿着河岸,走进了一座新地——理番。”(羌戎考察记,庄学本)
1934年6月的一个黄昏,时年25岁的旅人庄学本,背着简单的行李与两部相机、半囊胶卷,徒步行至川西崇山深处的理番县治所(今理县薛城镇)。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2.jpg
边疆记录

当他于夕阳下眺望着苍莽无尽的内陆山河,或许想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乡——上海浦东一个看得见海面与波涛的小村庄。
此刻距他以《良友》《申报》的“特约记者”身份从南京启程,欲追随“十三世达赖喇嘛致祭专使团”前往拉萨已逾两个月,当这一入藏考察计划因其“身份可疑”遭到专使黄慕松拒黜之后,庄学本便决定另寻他路,他通过友人的关系,获得了“开发西北协会调查西北专员”的名义,雇请一位翻译与两名旅伴,踏上自灌县(今都江堰市)沿岷江上溯,经汶川、茂县、理番、阿坝草地而进廓落克(今青海果洛州)的旅程,希冀为“开发西北”之国策作探路的先锋。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3.jpg
牛皮船夫

彼时的庄学本尚未预想到自己未来的十年时光,都将如此孤蓬一般行走在山高水长、多民族杂居的西部边区;更未料及他在旅途中拍摄的万幅照片,其中半数竟足以抵抗时间的消磨与命运的跌宕。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4.jpg
果洛人

在八十多年的岁月变迁中澄淀着历史的记忆,直到今天,当我们回望斯人影踪,每一幅照片都将一种文明与尊严的力量赋予了他所观照的边地人民:“他们何尝是‘蛮子’,是异族,不过是隔离较远的乡下兄弟而已。”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5.jpg
秋收,1937

庄学本于1934年历时半载,周游川西北与青海果洛;1935-1937年参加国民政府护送班禅大师回藏行署,在青海藏、土、蒙古、撒拉等族聚居地多有游历;1937年南渡通天河,经康北道至甘孜、康定,此时上海已沦陷,庄学本在成都投考航空机械学校未成,次年受聘任西康建省筹备委员会参议,考察丹巴嘉绒藏族与越西彝族;1939年,他冒险深入大凉山彝族重镇昭觉城,又至“喇嘛王国”木里与摩梭人世居的泸沽湖畔。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6.jpg
果洛人

此后两年,庄学本以康定为中心,陆续整理、发表与出版图文作品,并举办了盛况空前的“西康影展”。1942年,为偿入西藏考察之夙愿,他毅然去国,拟经印度前往拉萨,滞留三年终于未果,直到1945年抗战胜利,庄学本才返回阔别多年的上海,其漫漫西行路亦告一段落。
“……入藏的计划不但不能实现,反而因战事的演变使我在边地游历了10年,增加了许多摄影资料,这是出发时所梦想不到的。”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7.jpg
带孩子的妇女

羌人:庄学本于1930年代中后期所考察、拍摄的大部分区域,多在自然地理概念中的横断山区,如果以人类学的研究体系参看,则大致沿着“藏羌彝走廊”的脉络往复经行,串联起这条多元文化共生的民族纽带。
在这条艰辛而壮美的旅途中,庄学本为他中途邂逅的羌人、戎人、番民、夷人拍摄照片,留存他们极富神采的生命瞬间,更因“相处甚久,就知其快乐有趣、古风盎然,反觉其精神高洁,可敬可亲,有自诋同胞为‘野番’者,实属大谬。”
在观照他者的同时,庄学本自身也丰盈成长,从一名热血青年逐渐成为具有学术训练与丰富阅历的人类学影像工作者。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8.jpg
庄学本

在庄学本的20世纪30年代民族影像档案中,羌、藏、彝是三个最主要的族群,这也正符合横断山区民族走廊的基本面貌。
羌族是庄学本1934年初次考察最早在川西遭遇的少数民族,其与汉族的异同之处也是初出茅庐的庄氏较为关注的问题。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9.jpg
背孩子的妇人


居住在岷江沿岸的羌族与定居成都平原的汉族有着较为久远的共生历史。
在其口传经典中,就有“是啥苦处都吃尽,春来灌县去做活。为儿为女好辛苦,去到汉区把钱挣”的“苦情”唱词。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10.jpg
当时不为人知的民族


庄学本虽然囊中羞涩,初入异乡,还是雇佣了两位羌族挑夫为他担负行装。“他们并没有什么嗜好,每人身体都很强健,言语应对都很忠实,可以证明羌族是个优秀的民族。他们的汉语(官话)都讲得很流利”。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11.jpg
藏族夫妇


特别是与沿途沉溺于鸦片毒瘾的汉人对比,庄学本尤其感到痛心疾首:“羌戎皮肤多棕色,身体壮健……汉人身体大多瘦弱,脸色灰白,这也许是汉人的清秀,也许是烟容。”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12.jpg
凿山


在《羌戎考察记》中,庄学本记录了“萝卜寨”名称改变的故事,羌人火葬的旧俗,以及拥戎人贵族为羌人首领的“九子屯”羌寨等,虽然行文简略,多为途中的见闻,却可见作者质朴而恳切的求知之心。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13.jpg
嘉绒少女,1934

他所摄的羌人照片,一类为信手抓拍的生活实景,如汶川道旁席地野餐的路人、持杖背篓赶场的乡民、运送药材的背夫、打柴贩卖的樵子、靠人力犁地的农民、做法事的端公(羌族巫师)等,皆可见羌人的勤劳与生活的艰辛。
另一类则是较为正式的肖像照或合影,如在理番县城居住的几天,因为城内没有照相馆,当地人士便请求庄学本为之摄影,每天数十起,几乎应接不暇。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14.jpg
果洛人

“但我绝不能推辞,直到我把百余张底片照完为止。”他在《旅行日记簿》中感慨道,“如果我是照相从业员,那我这一次的收入一定很丰富的了。”庄学本以摄影为亲和与服务当地人的方法,合乎影像人类学之分享、互馈的学科理念,其作为学界先驱的评判价值,不止在于所摄照片的人类学价值,更在于较早在民族影像工作中奉行了平等合作的学术准则。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15.jpg
汶川羌寨,1934

庄学本于《羌戎考察记》中,专辟章节,讲述他田野调查所知的羌族知识,如“子拉”与“固拉”征战失败逃亡深山而为西羌的传说,羌文书籍在战争中被羊群啃食,致使羌人文字失传的故事,羌民的语言、宗教、婚俗,以及传统的丧葬礼仪等。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16.jpg
朴素的藏人

虽然此时的庄学本学养不足,且无力进行深入的田野考察,但这些有关羌族的民族志材料,还是为学人所重视,为之作序的考古学者陈志良称“羌民之信仰‘祈祖’,崇拜白石,无宇宙观,死亡、疾病、婚娶、医药、祈祷、禳解,均有端公包办,教义之特异古远,为全国冠。”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17.jpg
戎人少妇

戎人:由理县西行,庄学本第一次进入“戎人”生活的世界。1934年的羌戎-果洛行旅,他最重要的陪同者兼翻译索囊仁青,便是一位汉化的戎人,也是个见多识广的江湖“袍哥”。
庄学本在《十年西行记》中,记述“‘戎’藏语称做‘嘉绒’,意思是‘邻近汉人的民族’。”他更指出,“夷人”、“蛮子”的名称,含有若干藐视的性质,我们再不能这样称呼他们。为国内各民族一律平等起见,并就其“嘉绒”之音,应保存其古称“西戎”为妥。1954年,“嘉绒”被新中国认定为藏族的分支之一,今人遂多以“嘉绒藏族”称谓这一古老的族系。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18.jpg
背夫

由于嘉绒藏人的服饰、性情与习俗、信仰均迥异于汉人与羌人,庄学本的好奇心与拍摄欲望显然较之早期在羌区的行旅更为热烈。
他在索囊仁青居住的八石脑寨逗留数日,观察他们的房屋样式与日常起居。“他们的住宅布置,带着很浓厚的宗教意味,最下层是畜生道,中间是人,上面是神。”戎人部落在庄学本的眼中是“古礼之邦”,庄氏也被当地人视为见闻广博的海派人士,彼此相见甚欢。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19.jpg
少女

他对盛装的嘉绒少女尤为欣赏,为她们一一摄影留念。青年男女跳起锅庄,迎接远客,“一唱一和,载歌载舞,手也互相挽住,同进同退,室中充满着嘹亮的歌声和翩翩的舞姿。”戎人通宵的狂欢令庄学本眼界大开,他也将连夜冲洗的照片送出,“丫头们第一次见到她们自己的嘴脸印在纸上,都异常地兴奋,她们对于照相发生兴趣了。”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20.jpg
盛装

庄学本也得以有机会更为细致地拍摄嘉绒藏人的种种风俗,如阴历月末的祭祀山神仪式、端午节的汤浴盛会等。他对于终日劳作不休的戎女怀有同情,便拍摄了她们在溪边背水、背负麦穗以及打羊毛线的照片:“她们完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田中的工作清闲时,手中终是不停地打羊毛线,无论坐跪立行,无不如此,勤劳的精神,实堪令人钦佩。”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21.jpg
嘉绒少女,1934

在什谷脑喇嘛寺(汉名宝殿寺),庄学本第一次被藏传佛教寺院的规模所震撼:“高大的舍利塔,栉比的僧舍,往来稠密的红衣喇嘛,几乎使我认为这是一个异国的城堡。”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22.jpg
特有的头饰

他参观了寺院僧人诵经、驱鬼的仪式,体验其日常饮食,并参与见证两桩大事。其一是寺内高20丈、围数百尺的佛塔因1933年的地震坍塌了金顶,当地一位活佛欲赴东北筹募修缮基金,请庄学本拍摄该塔的照片,以资化缘的佐证;另一件则是为答谢庄氏的善举,寺院破例为其举行了跳神仪式,供其摄影记录。庄学本拍摄的宝殿寺佛塔照片,是这座始建于1739年的川西巨塔最后的留影——1935年,它便遭战火焚毁,今日唯余塔基残迹而已。而他所拍摄的跳神画面,也是这座历经战争、动乱与地震摧残的佛教寺院存世寥寥的影像记忆之一。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23.jpg
父与子


在嘉绒藏区,庄学本陆续拜访了什谷脑守备杨继祖与卓克基土司索观瀛。这两位“土皇帝”都是在川西历史上声名显赫的人物,前者被庄氏称为“什谷脑的林肯”,既解放了守备衙门中的奴仆,还开办了平民学校与夜校,试图使当地民众收到现代化的洗礼。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24.jpg
载歌载舞


索观瀛更是威风凛凛,所到之处,人民皆须匍匐下跪,庄学本不得不多次慨叹:“他的威容真和皇帝一般。”杨继祖与索观瀛在嘉绒藏族的领袖当中,均为谙知汉文、顺应时事的一时豪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杨继祖曾任阿坝州政府副秘书长,索观瀛任阿坝州副州长。这些历史人物与摄影师庄学本匆匆的一场交集,便留住了他们曾经英姿勃发的人生瞬间。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25.jpg
庄学本与杨继祖(右)合影,1934


1937年,担任国民政府护送九世班禅大师回藏专使团摄影师的庄学本因班禅圆寂,入藏破灭,遂南下甘孜,经炉霍、道孚而至康定、成都。
又因京沪沦陷,归乡无望,便继续在川西羌戎部落游历,特别是昱年翻大炮山到丹巴,考察了世居于大金川流域的嘉绒藏族。他注意到此地戎人信仰本教,“丹巴附近是今日本教仅存的区域,他们的喇嘛还能用巫术挡冰雹。”

藏羌、孤旅与古礼之邦 | 民国“另类”摄影师的边疆记录(上)-26.jpg
少女的民族装扮


对于抗战时期新建西康省的省会康定,庄学本亦多有影像的描绘,不仅有省主席刘文辉的家庭合影,也有对边茶贸易的细致展现,此外,康定的民众教育馆、新开通的公路与卡车、整齐待运之木材等,都在揭示这座古老边城浴远方的战火而新生的现代面貌。
如人类学家邓启耀所言:“上海沦陷后,有家不能归的庄学本,不仅在个人命运上和这些过去被歧视的民族贴近了,作为中华民族的共同成员,他们的整体命运,也因外敌的入侵而更紧密地相融了。”
【作者介紹】朱靖江:中央民族大学 影视人类学中心主任,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副教授。

dhz456 发表于 2019-7-5 20:22:57
大约1938年庄先生在青海互助桑思科照下了李土司李英的丹书铁券,非常珍贵。这是该券的最后一次面世,自此,该券下落不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扫码访问手机版

联系方式
  • 客服电话:15680877139
  • 工作时间:9:00-18:00 (工作日)
  • 意见建议:381137305@qq.com
  • 联系地址:成都市成华区一环路东二段63号

官方公众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8 Comsenz Inc.

友情链接:人才墙—永久免费招聘求职      淘宝优惠券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蜀游天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22613号-2